Sitemap: http://www.ihouhe.com/sitemap.xml
tibet.cn
home

展現治水智慧(古悅新喜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18 16:33:00 來(lái)源: 人民日報

  荒漠化是影響人類(lèi)生存和發(fā)展的全球性重大生態(tài)問(wèn)題。在扎實(shí)推進(jìn)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中,治水成為防治土地荒漠化與干旱的重要一環(huán)。從古至今,中國人對水利之用有著(zhù)深刻理解,從發(fā)明水利機具到興修水利工程,歷代畫(huà)家用丹青妙筆將中國人的治水智慧錄入史冊。在第三十個(gè)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干旱日即將到來(lái)之際,品讀繪畫(huà)中的水利之美,領(lǐng)略中國人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治理智慧,可為進(jìn)一步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、提升荒漠化防治水平提供啟示。

  呈現水利機具設計巧思

  水對于農業(yè)生產(chǎn)有著(zhù)重要意義。在用水、治水、管水等實(shí)踐中,我國古代勞動(dòng)人民發(fā)明了許多水利機具,大大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和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率。

  水具與農功的密切關(guān)聯(lián),除在史籍中有所記錄,在傳世考古和繪畫(huà)圖像中也得到直觀(guān)表現。如《莊子·天地》記載,子貢路遇一老翁抱甕灌園,便教他用桔槔取水以更加省力?!敖坶馈边@種較早出現的汲水機具,在山東省嘉祥縣武氏祠的東漢畫(huà)像石、甘肅省敦煌市莫高窟的壁畫(huà)中都清晰可見(jiàn)。這些畫(huà)面以場(chǎng)景式描繪,生動(dòng)再現了桔槔取水原理——“鑿木為機,后重前輕,挈水若抽,數如泆湯”。桔槔的出現,實(shí)現了讓水從低向高的空間移動(dòng),早在春秋時(shí)期便已用于農業(yè)生產(chǎn),可“一日浸百畦,用力甚寡而見(jiàn)功多”。

  隨著(zhù)大田灌溉需水量的增加,翻車(chē)代替桔槔成為主要引水灌溉機具,由于其形似“龍骨”,又名“龍骨水車(chē)”,也是世界上出現最早、使用時(shí)間最久的農用水車(chē)。龍骨水車(chē)形制輕便,“令童兒轉之,而灌水自覆,更入更出,其功百倍于?!?。北宋郭忠?。▊鳎读埞擒?chē)圖》和南宋李嵩(傳)《龍骨車(chē)圖》,便以細致的筆觸,描繪了龍骨水車(chē)借助畜力實(shí)現農田灌溉的情景。兩幅畫(huà)中,均可見(jiàn)一架設于近水地頭的輪轂裝置,車(chē)槽較長(cháng),童子執鞭驅牛前進(jìn)以帶動(dòng)輪軸,從而實(shí)現引水灌溉,充分彰顯古人創(chuàng )造智慧。

  先進(jìn)的水利機具還頻頻出現在“耕織圖”中。如宋代楊威(傳)《耕獲圖》、元代程棨(傳)《摹樓璹耕作圖》、清代陳枚《耕織圖》等,皆對農田灌溉等活動(dòng)和所用水具有著(zhù)生動(dòng)具體的描繪。先進(jìn)水利機具的發(fā)明,使農田灌溉充分而得宜,從而保障了水稻灌漿、穩產(chǎn)高產(chǎn)。透過(guò)《摹樓璹耕作圖》等作品,還可得知南宋水田耕作的系統性、科學(xué)性,這對江南地區開(kāi)發(fā)和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,物阜民豐,由此而興。

  通過(guò)品讀繪畫(huà)中的水利機具發(fā)展變化,不僅可以直觀(guān)感受勞動(dòng)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,還有助于從古人識水、用水的智慧中汲取養分。

  彰顯因勢利導治水理念

  水利灌溉、河防疏泛均被視為興國安邦的重要保障。在不斷改進(jìn)水利機具的同時(shí),人們還通過(guò)修建水利工程治理江河、灌溉田地。

  最早反映古人治水智慧的當數“大禹治水”故事,這也成為繪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的主題。據北宋《宣和畫(huà)譜》記載,東晉顧愷之曾作《夏禹治水圖》。此后,如隋代展子虔、五代朱簡(jiǎn)章等均有相關(guān)畫(huà)作載于史籍。唐代佚名《大禹治水圖》,便生動(dòng)描繪了大禹帶領(lǐng)民眾開(kāi)山鑿嶺、疏通水道的情景,畫(huà)面構圖飽滿(mǎn),場(chǎng)面宏大,細節豐富,具有很強的視覺(jué)感染力。類(lèi)似主題還可見(jiàn)南宋趙伯駒(傳)《禹王治水圖》等。借助筆墨丹青,“大禹治水”所含“疏源浚流”的治水智慧,以及“因勢利導”的治水理念得以傳承不息,對后世水利發(fā)展產(chǎn)生深遠影響。

  興修水利工程,在防汛抗旱的同時(shí)以囤水積水助力農田灌溉,是綿延千年的治水智慧。中國古代水利工程中,都江堰水利工程尤具代表性。它是世界灌溉工程遺產(chǎn),也是當今世界年代久遠、唯一留存、以無(wú)壩引水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。中國畫(huà)名家宗其香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繪制的《修筑都江堰》,便著(zhù)重刻畫(huà)了戰國時(shí)期秦國蜀郡太守李冰親臨實(shí)地、督造江堤的場(chǎng)景,畫(huà)風(fēng)樸實(shí),歷史感撲面而來(lái)。入選“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工程”,由梁時(shí)民、李錛、張躍進(jìn)合作的中國畫(huà)《李冰父子與都江堰》,則以俯瞰視角展現了宏偉壯闊、蕩氣回腸的都江堰修建場(chǎng)面。畫(huà)面中,岷江洶涌,山石崢嶸;魚(yú)嘴筑堰,寶瓶分流;燒山碎石、河道清理、石料運送等原屬不同時(shí)空的場(chǎng)景并置出現,充滿(mǎn)浪漫主義色彩。這兩件畫(huà)作,將古人因勢利導改造水流的治水智慧具象化,充分彰顯都江堰讓成都平原由“澤國”變?yōu)椤疤旄畤钡臍v史意義。

  梯田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過(guò)程中形成的獨特的土地利用系統,既可以通過(guò)山頂蓄水滿(mǎn)足農作物的灌溉需求,也可以通過(guò)按照梯級布置的排灌系統有效治理坡耕地水土流失。秦漢時(shí)期,梯田耕作方式即已形成。作為一種改變地表形態(tài)的耕作方式,梯田在提供大量耕地面積的同時(shí),也成就了一道道亮麗的風(fēng)景。明代,梯田修筑技術(shù)已相當成熟,梯田景觀(guān)卻很少出現在山水畫(huà)中,只有少量作品以概括的手法表現梯田的造型特點(diǎn),展現樸拙的田園之美。近現代以來(lái),不少美術(shù)工作者深入生活、扎根大地,運用多元藝術(shù)手法描繪梯田新貌,折射時(shí)代發(fā)展。像亞明中國畫(huà)《梯田修進(jìn)白云里》借鑒西畫(huà)的焦點(diǎn)透視,勾勒壯觀(guān)的梯田建設場(chǎng)景。李可染中國畫(huà)《山頂梯田》、關(guān)山月中國畫(huà)《靜靜的山村》等作品,則在筆墨探索中將傳統美學(xué)與現代梯田圖式相結合。在近些年涌現的如徐里油畫(huà)《加榜梯田》、張路江油畫(huà)《陽(yáng)光下的紅河梯田》等作品中,梯田的自然美、人文美與工程美進(jìn)一步融為一體。

  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發(fā)展,治水實(shí)踐不斷豐富。如今,眾多水利工程屹立于大江南北,在防洪、灌溉、抗旱、發(fā)電等方面發(fā)揮著(zhù)不可替代的作用,也成為當代美術(shù)工作者熱衷表現的主題。像劉杰油畫(huà)《三門(mén)峽大壩》、方向中國畫(huà)《龍羊峽水電站》、袁文彬油畫(huà)《李家峽水庫》等作品,以宏大視角直抒胸臆,贊詠這些水利工程的奇絕。王克舉油畫(huà)《俯瞰龍羊峽》、全立新油畫(huà)《黃河·幾字灣左岸幸福家園》等作品,通過(guò)對清澈的河水和兩岸生機勃勃的景象描繪,側面烘托人們在防澇抗旱方面的成果。沙永匯版畫(huà)《智慧黃河》等作品則藝術(shù)化地表現了新時(shí)代治水興水圖景,鋪陳人水和諧的美麗中國畫(huà)卷。

  如今,激蕩著(zhù)畫(huà)家創(chuàng )作靈感的水利工程還在不斷建設、維護。這些文明創(chuàng )造,彰顯中華民族追求“天人合一”的哲學(xué)思想,承接歷史,啟迪未來(lái)。

  譜寫(xiě)水文與人文的交響

  開(kāi)渠、引水、通漕……古人的治水智慧,在人工水道的開(kāi)鑿中得到進(jìn)一步體現。從古至今,一條條人工水道,既提升了水資源利用效率,也譜寫(xiě)了水文與人文的交響。

  貫通南北的京杭大運河,實(shí)現了人工水道與天然水系的有機結合,對促進(jìn)南北地區之間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文化交流、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等起到重要推動(dòng)作用。歷代畫(huà)家通過(guò)不同視角,從自然、歷史、人文等維度揮灑筆墨、抒發(fā)情思。明代錢(qián)穀、張復合繪的《水程圖》冊,是關(guān)于京杭大運河的一件相當完整的圖像記錄。畫(huà)作描繪了明代萬(wàn)歷年間,文學(xué)家王世貞自家鄉江蘇太倉經(jīng)大運河北上進(jìn)京途中所見(jiàn)的景觀(guān)風(fēng)物,設色雅淡,筆觸細膩,運河風(fēng)光盡收眼底。清代王翚等人合作的《康熙南巡圖》、徐揚《乾隆南巡圖》等,則以長(cháng)卷形式詳細記錄了大運河沿岸的地域風(fēng)貌與風(fēng)土人情,一派繁華之景。新時(shí)代,隨著(zhù)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步伐加快,不少畫(huà)家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,著(zhù)力描繪千年運河的古韻新貌,如集體創(chuàng )作的長(cháng)卷《中國大運河史詩(shī)圖卷》《北京大運河攬勝圖》《京杭大運河攬勝圖》等。在創(chuàng )作中,美術(shù)工作者擺脫對運河開(kāi)鑿場(chǎng)景的直白描繪,而從更廣的時(shí)空跨度、文化意義等方面入手,為畫(huà)作注入豐富內涵。

  同屬人工水道,以青年為主力開(kāi)鑿于1958年的廣東省雷州青年運河,有效解決了雷州半島干旱缺水的問(wèn)題,為防治土地荒漠化作出重要貢獻。畫(huà)家陸儼少創(chuàng )作了多件表現該運河的畫(huà)作。比如,《雷州青年運河水庫大壩》中,水波蕩漾,一派靜謐安然的景象。畫(huà)家不僅呈現了雷州青年運河的生態(tài)美景,更使其生發(fā)精神意蘊,引人遐思。

  一渠繞群山,精神動(dòng)天下。紅旗渠的開(kāi)鑿,把中華民族的一面精神之旗插在太行之巔。這條修建在懸崖絕壁上的“人工天河”,是河南林州人民改善自然環(huán)境、創(chuàng )造美好生活的共同記憶載體,更沉淀出紅旗渠精神。在一代代畫(huà)家筆下,人工奇跡與精神偉力交織,熠熠生輝。像龍瑞、王珂合作的中國畫(huà)《紅旗渠》等,以俯瞰視角、浪漫主義手法,描繪了紅旗渠在群山之間蜿蜒向前、潤澤萬(wàn)家的壯闊景象。馬亞非和張松正合作的《山碑——紅旗渠紀念雕塑》等,則通過(guò)表現辛勤的開(kāi)渠者形象,彰顯紅旗渠精神。

  縱觀(guān)古今,水利題材繪畫(huà)蘊含著(zhù)中華民族對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追求,貫通歷史與現在,牽連國計與民生,折射出華夏兒女的勤勞、勇敢與智慧,也為中華文明綿延賡續提供精神力量。

 ?。ㄗ髡邽檎憬髮W(xué)藝術(shù)與考古學(xué)院副研究員)

(責編: 李文治 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國西藏網(wǎng)”或“中國西藏網(wǎng)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(lái)源中國西藏網(wǎng)和署著(zhù)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
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