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ihouhe.com/sitemap.xml
tibet.cn
home

一個(gè)人堅守曲水車(chē)站 孤勇衛士的責任和擔當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5-29 09:27:00 來(lái)源: 西藏商報

  金色的陽(yáng)光與雅魯藏布江面的波光交相輝映,坐落于江邊的拉日鐵路曲水站在群山環(huán)抱下,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蜿蜒的拉日鐵路線(xiàn)上。曲水站海拔3568米,是拉日鐵路從拉薩出發(fā)后的第一個(gè)縣城車(chē)站。

  工作生活

  一人小站的堅守

  每天,清晨的第一縷陽(yáng)光還未穿透遠方的山巒時(shí),車(chē)站值班員賀文貴已經(jīng)站在曲水站的站臺上,開(kāi)始了他日復一日的工作,查看股道是否有異物,是否有動(dòng)物進(jìn)入站場(chǎng)。曲水站與其他站不一樣,根據工作安排,平時(shí)這里只有一個(gè)人當班應急值守,沒(méi)有旅客上下站,時(shí)而駛過(guò)的火車(chē),是這里唯一的來(lái)客。目之所及,只有遠處的雪山、農田和滾滾向前的雅魯藏布江水。

  曲水站是一個(gè)四等小站,它如同一個(gè)堅定的守望者,默默矗立在那里。目前,車(chē)站有兩名職工,平時(shí)只有一人值守。他們每隔一個(gè)月交替值班,這里沒(méi)有旅客進(jìn)出站,偶爾駛過(guò)的火車(chē),是車(chē)站唯一的訪(fǎng)客,兩名職工也只有交接班時(shí)才能碰面?!凹热粊?lái)到這里,我就必須把工作做好,雖然是一個(gè)人,但必須堅守責任?!辟R文貴笑著(zhù)說(shuō),2014年8月16日,拉日鐵路全線(xiàn)開(kāi)通,曲水站也隨之投入運營(yíng)。賀文貴從2005年入職至今,先后從事車(chē)號員、外勤值班員、車(chē)站值班員等崗位,他始終保持著(zhù)對工作的認真與熱愛(ài),2023年9月調到曲水站工作。

  賀文貴介紹,剛到曲水站的第一個(gè)星期,除自己外,這里看不到任何一個(gè)人。除了日常工作干好之外,他在辦公室還養了兩盆花。休息的時(shí)候,他會(huì )給花澆澆水,曬曬太陽(yáng),打掃一下辦公室,來(lái)打發(fā)時(shí)間。為了盡快適應這里的環(huán)境,賀文貴盡量讓自己忙碌起來(lái)。

  小站雖小,但對于鐵路運輸安全來(lái)說(shuō)同樣至關(guān)重要。曲水站是一個(gè)應急值守站,每天承擔著(zhù)站場(chǎng)巡視、行車(chē)室備品管理、使用以及車(chē)站施工維修計劃上報等任務(wù)。

  工作、吃飯、睡覺(jué),在崗人員一個(gè)月都值守在這里。大多數時(shí)候,都需要獨自開(kāi)展應急演練、檢查設備、業(yè)務(wù)學(xué)習……“每天吃飯,我都是請假半小時(shí),到旁邊兄弟單位的食堂吃飯,我們車(chē)站嚴禁個(gè)人做飯?!辟R文貴說(shuō),也只有在吃飯時(shí),他才有機會(huì )和兄弟單位的同事閑聊上幾句,覺(jué)得非常滿(mǎn)足。

  看到呼嘯而過(guò)的列車(chē)

  付出都值得

  “這里的工作雖然看似單調,實(shí)則責任很大?!辟R文貴身穿深藍色的鐵路制服,胸前佩戴著(zhù)亮閃閃的工牌,顯得精神抖擻。他像一名嚴謹的戰士,緊盯著(zhù)操作臺,確認信號,口呼手指?!∽鳛檐?chē)站值班員,賀文貴每天的任務(wù)主要是監視列車(chē)進(jìn)路和區間動(dòng)態(tài),保證行車(chē)安全。工作中的他認真負責,嚴格執行標準化作業(yè),他常說(shuō):即使單人值守,該有的程序、作業(yè)步驟一項都不少,作業(yè)標準必須嚴格執行,保證作業(yè)安全。

  在日常工作中,檢查車(chē)站內的各項設施設備是值守人員每天的必修課。沿著(zhù)既定的路線(xiàn),逐一檢查車(chē)站的每一個(gè)角落,重點(diǎn)對滅火器、消防栓、防溜器具等反復確認檢查,確保各類(lèi)設備狀態(tài)良好。

  “尤其晚上,除了偶爾呼嘯而過(guò)的火車(chē)聲,幾乎聽(tīng)不到其他聲響?!辟R文貴說(shuō),其實(shí),他剛調到曲水站時(shí),晚上還是挺害怕的??帐幨幍恼九_上,只有他一個(gè)人走來(lái)走去,甚至連個(gè)說(shuō)話(huà)的人都沒(méi)有。晚上睡覺(jué)時(shí),還能聽(tīng)到自己怦怦怦的心跳聲,特別響。

  “這地方冷清,要耐得住寂寞,守好車(chē)站、守好安全,這是身上最重要的責任?!辟R文貴說(shuō),有時(shí)候,他也會(huì )想想家里的親人,想想他們在干什么,是不是也在想自己。想著(zhù)想著(zhù),心里就暖洋洋的,好像沒(méi)那么孤單了。每當提起家人時(shí),賀文貴的心中充滿(mǎn)了愧疚,但他仍選擇了堅守崗位?!半m然我不能時(shí)常陪伴在家人身邊,但每當我看到列車(chē)安全通過(guò)時(shí),我就感到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?!辟R文貴說(shuō), “每到輪班時(shí),我會(huì )和另外一名同事交接一下工作,然后坐22小時(shí)的火車(chē)到西寧,回家看望家人?!?/p>

  時(shí)光荏苒,歲月如梭,小站靜靜地矗立在那里,成為了日月星辰交替的忠實(shí)見(jiàn)證者。在這漫長(cháng)而堅定的歲月里,一個(gè)個(gè)鐵路職工忠于職守,與小站一同成長(cháng),一同見(jiàn)證了拉日鐵路的發(fā)展。他們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用細致入微的工作確保著(zhù)每一趟列車(chē)的安全。他們的身影成為了小站一道亮麗的風(fēng)景線(xiàn),也成為了鐵路職工們無(wú)私奉獻的縮影。

(責編: 李雨潼 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國西藏網(wǎng)”或“中國西藏網(wǎng)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(lái)源中國西藏網(wǎng)和署著(zhù)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
email